是“碎片化娱乐”还是“空巢青年经济”?
文章附图

如果说“唱吧麦颂”是传统KTV的2.0版本,那如今的“迷你KTV”会是升级后的3.0版本么?

就K歌体验和社交功能来说,有“唱吧麦颂”珠玉在前,“迷你KTV”并没有给人太多惊喜,更多的是满足了消费者碎片化时间的


娱乐需求。

虽说唱K是非常普遍的大众娱乐,但不是一个能短时间做决策的消费行为,尤其是对一二线城市的白领来说。这些人平时加班是


正常现象,如果不是提前约好,没有太多时间精力在下班后赶去KTV欢唱。

周末往往是KTV最忙的时候,消费者需要提前几天预定,价格比平时贵几倍,还不一定能预定到心仪的时间。这些情况,在某种


程度上都间接地把消费者挡在了KTV的大门外。

这时候,迷你KTV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消费者不需要提前预约,也不需要为了唱K舟车劳顿,在餐厅排队的时候,在等电影院开


场的时候,都可以随时进入玻璃房,唱个10块钱的。

如何在有限的碎片化时间内吸引消费者,如何更多地抢占消费者的碎片化时间,是近年来所有面向C端消费的平台或品牌心心念


念的大事。

如今,消费者可以用于打发零碎时间的娱乐太多了,手游、短视频、在线K歌、抓娃娃机等都是众人喜欢的消遣,也是“迷你KTV


”的竞争对手,在特定时间和地点可以互相替代。

所以,新消费内参认为,如果“迷你KTV”在前期爆发之后能沉淀下来,真正成为革命性的产品,其中的一个关键点,一定是满


足了某一特定人群的唱K需求,这个特殊人群就是“空巢青年”。

相信大家都对“空巢青年”的概念不陌生, 这里不讨论“空巢青年"产生的原因和社会意义,只是从经济角度简单分析。

日本着名管理学家、全球趋势大师大前研一,早在2011年,就提出了“一个人的经济”理念,跟今天讲的“空巢经济”概念殊途


同归。

大前研一在《一个人的经济》指出,21世纪的三股大趋势“高龄化、少子化、网络化”,正默默地互相连动,结合成一个巨大的


“一个人的经济体”。

大前研一的预言正在中国上演,“一个人的经济”潮正在中国加速显现,并将深刻影响中国的消费、经济和社会生活领域的方方


面面。

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如果要盘点一下“空巢青年”消费榜单,"迷你KTV"绝对榜上有名,搞不好还名列前茅。

这么说是因为,"空巢青年"肯定有唱K需求,一个人去KTV难免有些奇怪,同事朋友又不一定好约,"迷你KTV"的出现很好的解决


了这个问题,随时都可以找个玻璃房唱两句,既不尴尬,性价比又高,岂不美哉。

有人会问,空巢青年好像是个新概念,能有多少人,能支撑起一个新消费品么?

事实上,根据国家民政部统计,全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5年的14.92%,这个数字还会增长,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


。这些独居人口中,除去“空巢老人”和一部分离异、丧偶人群外,基本属于“空巢青年”的范畴。

注意,这个数字是全国平均数,考虑到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都是外地青年扎堆的地方,独居比例更高,消费水平也相对较高,


“空巢青年经济”的规模和发展前景还是相当可观滴。

杭州最好的KTV杭州最好的夜场杭州哪家KTV最好杭州夜场招聘杭州模特招聘杭州东方魅力招聘杭州最好的夜总会

文章来自杭州东方魅力